山羊低着头

一如初见,若无其事

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,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待了这么久?不开心,度过很多危险,还生了个孩子自己不能好好将她按自己的方式带大???!!!都是脑子进的水!!!

不声不响
不痛不痒
放下

近来心情很不好,
休息了两月有余,
突然有点不知所措,
大概我这种精神上眼高于顶生活中异常接地气的主,
注定过不好这一生。

午间买买买的空档,
突然觉得要去看一场电影,
大家都去看雷神了,
这部片子我一个人包场,
乐得清净,
安心看完,
就像年复一年翻翻大神的游记,
借助别人的故事满足自己的心灵需求。
很是感激,
我浅显的崇拜,
懂得人懂,
不懂的就不懂吧。

四季更迭,弄丢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懒惰,不工作不购物,蜷被窝,不出门,也不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开始一拨一拨的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选择太多也会迷惑,寡断的人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个太阳让我清醒点吧。

       想吃一小盘炒肉丝,最好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。
       睡了一整天,不停的乱糟糟的梦,希望过几天心情可以平复。
       转眼秋天真的来了,这个暑期混沌的过得很快,迅速的看房子买房子,放弃一些东西放弃一个人,直到前天果断的辞职。
       以后的人生还没想好该怎么规划,现实告诉我不要再天真,这些经历也真的不错,为时未晚。

      刚梦见姑婆了,她离开我已经十八个年头了,也在一个热热的暑假的夏天,门前的大梨树碧绿阴柔。
      与以往的悲伤不同,这次我似乎怀有某种失而复得的情绪,想要竭力挽留和补偿。
      忘记她天生跛腿的事实,也忘记她到老年眼睛已完全看不见,梦中我要给她很多钱,要给她买很多首饰,她却很自豪的对我说她有太多百元大钞,吃穿不愁,没有地方去用。
      我与她蜷在她的小床上,灰暗却很干净,有股淡淡的肥皂的味道,是哦,她这辈子活到了七十七岁,从来都是个讲究的人,鹅蛋脸,纤长的手指,生活最艰苦的时候,也有大家闺秀的气派,可怎么也记不起她的脸。翻翻多年前的旧报纸,也只能隐约看见她上楼梯的背影。
      最后告别是她要离开我,她说人生不奋斗一下怎么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?
      醒来后怅然,回想她一生,干净利索,打小给我无限呵护,后来我离家外出求学,那段时光她应是多么寂静难熬。
      如果有什么万箭穿心的痛,死别最痛吧。

接受的都是陌生人的好意。
而那些自以为可依靠的,
阵风后,烟消云散。

诸事不顺,一堆麻烦,跑断腿。
没有任何依靠,好累。

翻出一张太爷的画,年代久远。